小說無憂 > 絕地追殺 > 第七百九十九章:我們是不是隊友

第七百九十九章:我們是不是隊友

    這一局游戲結束之后,孫堯圣知道會有人來找他,因為之前的打賭已然結束了。
  
      果然,沒過多久,除了cu戰隊以外的三個戰隊全部都來了。
  
      他們來的目的其實很簡單,就是想要和孫堯圣化解仇恨,說白了就是想要和解,之前的一切都過去了。
  
      但這怎么可能呢,所有的事情都是他們引起的,豈是說完就完的?
  
      見他們都到了之后,孫堯圣淡淡的說道:“現金,支票,我都可以接受,把錢給了你們就可以走了,不要在這里打擾我們休息。”
  
      俗話說,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
  
      孫堯圣當然不會傻兮兮的因為別人主動來哀求一兩句,然后就大方的說自己不追究了,他又不是圣人,他只是一個普通的青年,他有自己的七情六欲,他會高興也會生氣。
  
      別人之前都把他踩在地上摩擦了,試問,他怎么可能說原諒就原諒,說無所謂就無所謂呢?
  
      再說了,他們之間的賭約可是三百萬呢。
  
      當然,錢其實只是小事,以鯊魚戰隊的成績,未來的發展潛力不可估量。
  
      別人先對他不仁,他為何要對別人有義?
  
      所以,這件事他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吸!”
  
      cod的隊長吸了口氣,然后把頭抬起來與孫堯圣對視,說道:“ok,把銀行賬戶給我。”
  
      “想通了就好。”孫堯圣忽然咧嘴一笑,他沒著急把銀行賬戶給他,而是看向其他人,問道:“你們倆呢?想清楚了沒有?”
  
      他們都是一臉不甘的點了點頭,他們主動找上門來的目的就是為了跟孫堯圣和平解決,然后可以省下一百萬,畢竟一百萬可不是小數目,即便他們賺的多,但平時開銷也很大啊,一次性讓他們拿一百萬出來,說不肉疼那是騙鬼的。
  
      可是不甘心,不想拿又如何?
  
      事實上他們的確是答應了跟孫堯圣賭,然后,他們輸了,試問,他們有什么理由賴著不給?
  
      本來輸了就已經很丟臉了,16v4啊,這都能輸,還不夠丟臉嗎?
  
      然后哀求孫堯圣和平解決又丟臉一次。
  
      現在如果耍賴不給的話,還要再丟臉一次,而且如果孫堯圣一怒之下把這件事傳出去,對他們來說,損失的就不僅僅是一百萬那么簡單了,所以,即便心不甘,情不愿,他們還是得乖乖把錢轉給孫堯圣。
  
      五分鐘后。
  
      三個戰隊各自轉了一百萬進孫堯圣的銀行賬戶,當三人要準備離開的時候,孫堯圣出聲道:“等一下。”
  
      “還有什么事?”
  
      “我還沒收到銀行短信,別著急,等我收到了你們再走。”孫堯圣雖然是親眼看著他們轉賬的,但,錢沒成功入賬一切都有可能發生,謹慎起見,等收到錢了再說,否則這三人出了這個門就不認賬的話,他找誰哭去?
  
      “孫堯圣,我們雖然沒有那些大佬那么出名,也沒他們那么有名氣,但,我們也不至于耍賴不認賬,請你不要門縫里看人,把人看扁了。”cod隊長微微咬牙,看他的模樣,很明顯在極力的壓抑著自己心中的怒火。
  
      “你們就當我小人之心吧。”孫堯圣無所謂的聳了聳肩。
  
      又過了幾分鐘,孫堯圣終于收到了三條成功入賬的短信提示,看到短信后,孫堯圣沖三人咧嘴一笑,說道:“ok,已經收到了,慢走不送。”
  
      當他們轉身走到門口即將離開時,孫堯圣忽然道:“想把面子和錢贏回去,歡迎你們隨時來找我。”
  
      三人聞言,頭也不回的加快步伐離開了鯊魚戰隊的休息室。
  
      等三人走了以后,宗凱才忍不住出聲問道:“猴子,什么情況?你什么時候跟他們打賭了,我們怎么不知道?”
  
      孫堯圣笑了笑,然后用了半分鐘的時間,用簡單的幾句話就跟大家解釋了一邊。
  
      聽完孫堯圣的解釋后,朱曉飛第一個開口說道:“這么大的事,你也不跟我們說一下。”
  
      “說了反而會增加你們的心理壓力,那倒不如不說。”孫堯圣解釋道。
  
      對于孫堯圣的解釋,秦火表示贊同,如果比賽開始之前就讓他們知道孫堯圣和車勇壹等人有賭約的話,他們當時可能會更加緊張,過度緊張就意味著比賽中極有可能犯下大錯或犯下一些常識性的失誤,因此,孫堯圣不告訴他們有賭約這件事是對的。
  
      但,換個角度想,大家都是隊友,可以說是榮辱與共的一個小團體,孫堯圣沒把賭約的時候告訴他們,就是一種不信任的表現,宗凱沒說來,可是心里卻頗有微詞。
  
      孫堯圣不僅聽力好,眼力也不遑多讓,他回頭走到椅子旁走下的時候,也注意到了朱曉飛有些不太對勁的神色,隨即,只聽他解釋道:“胖子,這件事我確實太過謹慎了,我應該提早告訴你們的。”
  
      孫堯圣正打算繼續開口,宗凱忽然一臉嚴肅道:“孫堯圣,我們是不是隊友?”
  
      “我們不僅是隊友,還是兄弟。”孫堯圣認真道。
  
      “好,既然如此的話,那我希望以后無論發生什么事,你不要自己一個人攬在身上硬抗,你也說了,我們不僅是隊友,同時也是好兄弟,壓力這種事,大家一起分擔就行了,而且有壓力才會有進步,就像小鳥長大了以后要自己學習怎么飛一樣,如果鳥媽媽總是擔心自己的孩子飛不起來而一直將其保護在自己的羽翼之下,那么,小鳥永遠都學不會怎么會。”宗凱說到一半的時候又打了個比喻。
  
      孫堯圣一聽宗凱打的比喻就知道宗凱想表達什么,無非是說,他自己一個人把壓力扛在自己身上,那么宗凱幾人就等同于鳥媽媽羽翼之下的小鳥,沒有壓力就永遠飛不起來,當時來看,鳥媽媽溺愛自己的孩子沒有錯,因為小鳥飛不起來的話就會被摔死,但長遠來看,鳥媽媽的溺愛其實是一種傷害,因為它的過度溺愛導致小鳥永遠都學不會飛。
  
      同樣的道理,孫堯圣總是把壓力攬在身上,那么,宗凱幾人沒太大壓力就不會進步。
  
      “是我疏忽了,我保證,以后不會再發生類似的事情,無論壓力也好,困難也罷,你說的對,我們是一個團隊,我們榮辱與共,那就讓我們一起面對,一起解決。”孫堯圣一臉鄭重道。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