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絕地追殺 > 第五百五十九章:即將揭曉

第五百五十九章:即將揭曉

對方這顆扔雷扔的并不是太好,遠了點,宗凱只是被炸了三分之一的血量,加上剛才被打的,他也殘血了,當然,他還是很幸運的,至少手雷沒有直接把他炸倒。
  
  “幾個?”朱曉飛一邊跑一邊問,他馬上就能跑到可以架橋頭的位置了。
  
  “應該是倆個。”宗凱回道,對方一開始是倆個人開槍,隨即一個人開槍一個人扔雷,而且在明知他們狀態不好的情況下,對方仍然沒有強勢的壓上來打他們,那只有一個原因,那就是對方人不多,所以不敢貿然強行突臉。
  
  這也給了他和秦火喘息的時間。
  
  然而。
  
  他想多了,當他以為對方暫時不敢強行過來突臉打他們的時候,對方來了,因為,他聽到腳步聲了。
  
  “秦火準備,他們馬上要突臉了。”宗凱急忙說道。
  
  “嗯。”秦火應聲后剛剛打完大包,血量已經恢復起來,她有參戰的資格了。
  
  只可惜,宗凱卻基本上沒了打架的資本,因為他已經殘血了,他本來正在打包的,可是聽到對方沖過來突臉的腳步聲以后,他馬上停止打包,并開始往右側退,利用大橋護欄當做掩體和對方卡視角。
  
  兩秒過后,對方沖到臉上來了。
  
  宗凱沒辦法,只能露頭打,他迅速打了兩槍又迅速把頭縮了回來,他企圖利用護欄卡視角殘血秀對方一波,可惜對方的反應也并不慢,他才露頭出來還沒開槍對方就已經停下開槍了,他只能迅速躲回掩體后面。
  
  這時候,對方繼續跑。
  
  “砰砰砰!”
  
  當對方跑到護欄盡頭的時候,秦火卡在樹后面看到人了,他馬上開槍,對方倆人也立即停下開槍還擊,他們強突過來,已經完全知道宗凱和秦火的位置了,所以秦火并沒有任何優勢,并且還是劣勢,因為他的血量不滿,然后原本就是半血的三級防彈衣也已經被打壞了。
  
  一個沒有防彈衣的人,能抗幾槍?
  
  頂多也就三四槍,他打中對方幾槍,結果還沒打死自己就已經被對方打殘血了,他迅速躲到樹后面。
  
  “砰砰砰!”
  
  與此同時,護欄后面的宗凱也沒閑著,對方打秦火的時候,他開槍打對方,結果還成功的被他擊倒了一個,可惜他殘血了,摸一下必死,對方另外一個人才打中他一槍而已,他已經跪了。
  
  LK戰隊。
  
  宗凱被對方擊倒后看見提示,才知道對方是LK戰隊的,難怪倆人在得知他們狀態不是很好的時候敢如此猖狂的壓過來,原來是LK戰隊。
  
  “砰砰砰!”
  
  秦火完全沒時間打包,對方另外一個人把宗凱擊倒后,他馬上露頭打那個人,只因他不能給對方把宗凱補掉的機會。
  
  果然,他開槍后,對方迅速退回到護欄后面。
  
  此時倆人的局面是想通的,各有一名隊友倒地,但,倆人都沒機會救隊友,并且,倆人都沒強行補殺對方的隊友。
  
  可能是因為這種默契吧,所以,在完全可以補的情況下,倆人都沒選擇補。
  
  “朱曉飛,你快點啊,到了沒?”宗凱問道。
  
  “到了到了,別催啊,你以為我長著翅膀會飛啊?”朱曉飛一邊說一邊跑,等跑到可以看見橋頭的位置后,即便不用開鏡,他也看到橋頭靠橋里面的護欄哪里站著一個人,秦火則是待在對方對面的樹后面。
  
  雙方各有一名隊友倒在地上。
  
  “他娘的,倆個人都敢跑來堵橋,腦子進水了。”朱曉飛終于就位了,他一邊低估一邊停下開鏡,當他開鏡以后,在六倍鏡的瞄鏡之下,他很清晰的看到了對方。
  
  “拜拜。”
  
  話音落下,朱曉飛已經開槍了。
  
  “啪!”
  
  98K的槍聲傳出很遠,同時,LK戰隊待在護欄的那個人被他爆頭了。
  
  然而。
  
  只是爆頭擊倒。
  
  LK戰隊還有其他成員。
  
  “不是倆個么?”朱曉飛問道。
  
  “橋上確實只有倆個。”宗凱說道,如果LK戰隊的其他成員還在橋上的話,他和秦火早就死了,哪里還等得到朱曉飛就位?所以,他斷定橋上應該只有倆個人,至于其他人去了哪,他怎么知道?
  
  這時候秦火已經跑來救他了。
  
  “他娘的。”朱曉飛低罵一句,然后邊跑邊開槍把人補死。
  
  就在這時候,孫堯圣忽然說了句:“人在我這邊。”孫堯圣忽然來了一句‘人在我這’,朱曉飛愣了一下,問道:“你怎么知道K字樓那個人是LK戰隊的?”
  
  “猜的,他們應該也是跳機場的,只不過不是跳的機場中心,而是機場邊緣打野。”孫堯圣解釋道。
  
  “那他們為何會分開?一個在機場,倆個在橋上?這好像不太合乎常理啊。”朱曉飛像個好奇寶寶似的追問道,主要他不太相信一支頂尖的強隊竟然會犯如此低級的錯誤,開局分散打野發育原本是很正常的,這是每一支戰隊都會用的打法,包括孫堯圣他們自己也用過,但,這局和平時的不一樣,這么多人跳機場,LK戰隊就算再怎么自信,也不會一個人跳機場中心,三個人跳機場邊緣吧?
  
  這不符合邏輯,一個隊跳機場都很冒險,一個人跳,那跟自殺有什么區別?
  
  “一個人摸到機場中心查看情況,其他人去堵橋,正常情況下,機場的決勝隊伍肯定不會待在機場坐以待斃,因為這局是機場圈,決勝隊伍占盡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一定會去堵橋,他們提前去橋上,也能打機場決勝隊伍一個出其不意。”孫堯圣再次解釋完以后,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剛才他開槍打我們,很明顯是拖延時間,如果我沒推測錯的話,那時候橋頭那倆個人應該還沒抵達大橋。”“聽上去似乎有點道理,但我還是覺得K字樓那個人不是LK戰隊的。”朱曉飛搖了搖頭說道,他始終覺得,分一個人去機場中心查看情況無疑是送死,頂尖強隊不會拿選手的生命開玩笑。
  
  “沒事,答案即將揭曉。”孫堯圣并沒有再解釋什么,或者強行朱曉飛一定要相信他,正所謂事實勝于雄辯,想要知道K字樓那個人到底是不是LK戰隊的,最簡單的辦法就是將其殺了,屆時系統提示就是最好的答案。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