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絕地追殺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劫富濟貧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劫富濟貧


  <!--go-->
          至于答案在哪?孫堯圣就用現身說法,告訴那些喜歡“屋里蹲”的人,什么是自作自受。利用頭頂轟鳴的飛機引擎聲作為掩護,孫堯圣將摩托車開到了離谷倉最為極限的位置。眼前這間小小的廁所,就成了孫堯圣和霏霏兒臨時停靠的站點。“看到谷倉右邊的那輛吉普車了嗎?”順著孫堯圣的指引,霏霏兒輕聲說道:“看到了,我們是要打胎嗎?”這一下,可算是徹底捅翻了直播間里的馬蜂窩。“我早就覺察到這兩個人有所貓膩,果然不出我所料,原來他們悄悄摸摸的把該做的和不該做的事全給做了。”上面的彈幕比較含蓄,接下來的就比較露骨。“要我看,這對狗男女是赤裸裸的秀恩愛,公然挑釁我們這些單身漢,我提出嚴重的抗議,建議超管封掉色情主播的直播間。”直播間里炸開了鍋,游戲里的二人卻依舊靜悄悄的朝著谷倉背后摸了過去。“待會兒我先往二樓的窗戶扔顆手雷彈,在我扔完的瞬間,你就開門沖進去。但要記住,呆在一樓卡住樓梯就好,剩下的事就交給我來完成。”早已聽之信之的霏霏兒沒有一絲多余的想法,嬌脆道:“恩,都聽你的。”一個是單核細胞生物,一個是有著女神的外表,卻有著馬大哈一般的心。他們不知道自己的一言一行,已經在極度扭曲的直播間里,被曲解放大了無數倍。“啥也不說了,我要點歌!就點周董的《聽見下雨的聲音》。”“樓上老哥,我建議你去廚房切上幾顆洋蔥,那感覺更入味。”全神貫注的霏霏兒對于這段生拉硬拽的戀情毫不知情,她只是緊緊的跟在孫堯圣的身后。看著前面那件系統送的破舊襯衫,一股前所未有的安全感緊緊包裹住了全身。“注意了,我要開始扔雷了。”差點走神的霏霏兒這才重新振作起精神,吐著誰也看不見的小舌頭:“收到!”將手中的拉栓拉開,在心中默念了三秒之后,一顆手雷劃著優美的弧線,準確的落在了谷倉的二樓。隨著瞬爆的轟鳴聲,孫堯圣對著麥克風喊道:“沖!”只是“沖”字話音未落,孫堯圣又立馬食言:“等等!”這一下,進退兩難的霏霏兒只能奇怪地問道:“是手雷沒有扔對地方,沒有達到預計的效果嗎?”孫堯圣有些吞吞吐吐:“不是,結果恰恰相反,是這顆手雷的效果太好,樓上兩個都被炸碎了。”對于這種意外之喜,霏霏兒也覺得這一局經歷了太多次。這一下,倒是給朱曉飛帶來了以身說法的機會。“早就說過你是運氣流的選手,樓上那兩位得有多蠢,才會傻到趴在一起。這又不是天寒地凍的冬季,用得著相互依偎取暖嗎?我怎么就是遇不到這樣的好事?”無言以對的孫堯圣只能假裝聽不見,對著霏霏兒說道:“趕緊去舔波裝備吧,我感覺這兩個人應該挺富的。”果不其然,上樓以后的霏霏兒嘴里的驚嘆聲就沒停過,硬是將這款冷酷無情的槍戰游戲,玩成了開箱抽獎的娛樂游戲。“你也趕緊上來,他們的裝備太多,我一個人撿不完。”隨便說說的孫堯圣將信將疑的上了樓,按下tab鍵以后,自嘲地說了一句:“我們這也算是劫富濟貧了吧。”可不是嗎,兩個包里都是滿配的M416,最令人瞠目結舌的,恐怕就是其中一個木頭盒子里,靜靜地躺著一把裝著消音的M24沒有9。感情這兩位還是撿了空投的巨富,這一下,原本因為開局就連續損員的孫堯圣心里終于有了一些底氣。恩,在他看來,就剛才那幾次的表現,霏霏兒勉為其難的算半個戰力,吸引敵人火力和加油助威的那種。在禮節性的詢問了這把M24的歸屬權后,這把泛著銀光的殺人利器,就直直的豎在了孫堯圣的背包后面。“下面你有什么計劃,是繼續進軍P城里面,還是等待下一波安全區的刷新?”終于找到一絲存在感的霏霏兒斜著腦袋看了看右下角的縮毒時間,脆生生地說道:“我覺得既然這一把的運氣這么好,那我們就繼續守在這里,說不定還會有送上門的驚喜在等著我們。”不置可否的孫堯圣也覺得這句話不無道理,點頭答應了下來:“行,就是要注意不要犯這兩個盒子相同的錯誤,時刻警惕著周圍可能出現的敵人。”霏霏兒想了想:“要不我去一樓守門吧,反正我也沒有狙擊槍,呆在上面也只是欣賞風景罷了。”聽到自告奮勇的建議,孫堯圣居然發現了霏霏兒整場醬油下來,難能可貴的優點,那就是有著充分的自知之明。別看欣賞風景說的好聽,其實和裝了瞄準鏡的望遠鏡一個意思。也就是在兩人分工明確后的不久,遠處傳來了清晰可聞的馬達聲。孫堯圣的眼前一亮:“獵物上門了。”眾所周知,在絕地求生這款游戲里,吉普車的各項性能在一票交通工具里那是當之無愧的王者風范。速度快,皮糙肉厚的耐打,最重要的是動力足,上坡爬山簡直無所不能,這也是所有玩家鐘情它的原因所在,及時它身披男性玩家最忌諱的綠色鐵皮,對于它的熱愛始終居高不下。迎面而來的正是這樣一輛馬中赤兔,以每小時80邁的速度向前飛馳。“要不要放他們過去,我覺得這么快的速度,要想把他們掃下車,有些太強忍所難了,還不如保存彈藥補給,專門收拾那些用腿趕路的人。”知道霏霏兒這是好心提醒自己柿子要找軟的捏,可小瞧的意圖依然太過明顯,怎么聽怎么不舒服的孫堯圣冷著臉道:“既然這一局的幸運女神住在了我們家,好吃好喝的招待了他,怎么也該輪到他回饋我們一下了。”二話不說,手里滿配的M416盡情的傾瀉著那一絲被看扁的郁意。也就是一梭子不到的功夫,右上角傳來了擊殺的提示。直播間里的觀眾因為視角的原因,更多的關注點被那個搶鏡的ID吸引,紛紛刷著無情屠殺科學家的彈幕。
  
  
  
  
  
  手機站: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