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將門悍妻:梟寵妖孽夫 > 第623章 趁火打劫

第623章 趁火打劫


      頓了頓,生怕氣不死老太太似的,裴幼敏又笑著道
  
      “祖母也不必擔憂這么多飯菜吃不了浪費,待用過飯之后,我便將余下的帶回娘親那里,給娘親和爹爹吃。
  
      唉……可憐我那娘親和爹爹,也是好些日子沒能吃上口肉了呢!”
  
      裴家的庫房中,不僅有裴醒山的賞賜和俸祿,還有裴曾山這些年從莊子上收來的收成。
  
      結果,為了還債,裴醒山竟是連弟弟收上來的銀子也一并給出去了,導致裴曾山一家的日子也變得不好過起來。
  
      裴幼敏自是不敢因為這事兒去找裴醒山的麻煩,別說她了,她爹都不敢去質問她大伯一句。
  
      所以,能拿老太太出出氣,也是好的。
  
      老太太聽了這話,果然,鼻子都氣歪了。
  
      她狠狠瞪了裴幼敏一眼,沒好氣道
  
      “老身正在和長公主殿下說話呢,你插什么嘴?!”
  
      果然,嫡出的沒一個好東西!
  
      這裴幼敏以前還對她畢恭畢敬的,結果,長公主進門以后,立刻撿著高枝兒飛去了,連她這個親祖母都不認了!
  
      如今,竟還敢對她趁火打劫,真是反了天了!
  
      裴幼敏絲毫不懼,反而一臉委屈的反問道
  
      “怎的,幼敏說錯了什么嗎?
  
      幼敏只是覺得長公主殿下說的極是,這才忍不住附和了幾句,可并無任何對長公主殿下不敬的意思啊……”
  
      “你!”
  
      “罷了罷了,婆母跟個孩子計較什么?”
  
      舞陽長公主笑著擺擺手,制止了老太太的話,連老太太把邪火發在旁人身上的機會都不給。
  
      她緩緩道
  
      “當然,若是婆母執意覺得吃這些東西對五少爺好,那盡管送去,本宮絕無二話。
  
      也省的,讓婆母以為,本宮苛待庶子不是?”
  
      看著舞陽長公主那張似笑非笑的嬌艷面龐,老太太莫名覺得心頭一陣發寒。
  
      況且,長公主說吃這些對裴文長不好,她若是非要說好,并強行將飯菜分出拿走的話,那豈不是等于是在和長公主做對?
  
      哪怕老太太再笨、再蠢,也極為清楚,和皇家的人做對,將會有什么樣的下場。
  
      所以,她只能勉強撐起一抹笑容,連連搖頭道
  
      “長公主殿下說的哪里話,是老身思慮不周才是,老身待會兒就讓人做些清淡的給文長送去。
  
      幸而有長公主殿下提醒,不然的話,老身可真是好心辦了壞事了!”
  
      舞陽長公主滿意一笑,道
  
      “婆母能這樣想,真是再好不過了。
  
      婆母快請坐,這飯菜涼了可就不好吃了,咱們快用飯吧。”
  
      老太太無法,只得坐了下來,接過丫頭遞來的筷子開始用飯。
  
      看著對面兩個自己皆極為討厭的女人在吃著自己花了銀子為寶貝庶孫買來的東西時,哪怕飯菜做的再香甜可口,老太太又哪有那個心思去細細品嘗?
  
      她心里又是恨的慌又是悔的慌。
  
      想著,若是吳氏還在的話,那女人哪兒有那個膽子敢跑到她這兒來跟她的寶貝庶孫搶東西吃?
  
      就算敢搶,她也大可毫無顧慮的將那女人用家法給處置了,根本不用擔心會有什么后果。
  
      可是,換成了舞陽長公主,一切就全都顛倒了過來。
  
      她這個做婆婆的,非但處處被這兒媳婦給打壓不說,還連當面罵一句都不敢。
  
      否則的話,長公主殿下的親哥哥赤宣帝,能把她裴家全家都給抄了!
  
      唉,悔啊,悔啊!
  
      老太太吃的味同爵蠟、食難下咽,舞陽長公主和裴幼敏倒是吃的津津有味。
  
      裴幼敏好不容易再次吃上這么好的飯菜,哪能輕易放過,比平時生生多吃了兩碗米飯才肯罷休。
  
      吃完之后,摸著自己鼓起來的肚子,還不忘挑撥道
  
      “唉,祖母給文長準備的這些東西,可真是好吃啊,若是祖母能對家中之人一視同仁的話,那可就再好不過了!
  
      我現在啊,還真是有些羨慕文長呢!
  
      若是能每天都吃上祖母給買的這些好吃的,別說五十大板了,一百大板啊我都挨得!”
  
      裴家的家中之人可也包括了舞陽長公主,裴幼敏這話,分明是在說老太太對待舞陽長公主,還不如一個庶子呢!
  
      老太太哪能聽不出來?
  
      她真恨不得撕爛了裴幼敏那張嘴,以前怎么沒發現,這個小賤|貨這么會挑撥離間?
  
      老太太顧不得跟裴幼敏計較,忙笑著向舞陽長公主解釋道
  
      “長公主殿下可別聽小孩子胡說八道,老身怎敢怠慢長公主殿下呢?
  
      就算老身吃糠咽菜,也絕不敢讓長公主殿下吃苦不是?
  
      只是文長她受了傷,老身這個做祖母的,總不能不管不問不是?
  
      再者,長公主殿下也知道,最近府里遭了大難,值錢的物什都被裴梟然那小畜生給拿走了。
  
      饒是老身想對長公主殿下好,也是有心無力啊,唉……”
  
      舞陽長公主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笑著道
  
      “本宮怎會不理解婆母的難處呢?
  
      況且,本宮既然嫁與了國公爺,自是會與國公爺、與裴府有難同當、有福同享。
  
      至于那五少爺,本宮不是說了嗎?本宮絕非小氣之人,婆母若是想對五少爺好,本宮也絕不攔著。”
  
      芊芊素手握著茶杯輕輕晃了晃,舞陽長公主又接著道
  
      “只是,本宮體諒婆母的難處,婆母也應當體諒本宮的難處才是。
  
      本宮為了搬到裴府來與國公爺同住,可是壞了祖上的規矩,還惹得皇兄因此而很不高興。
  
      若是被皇兄知道,本宮好不容易搬到裴府來住,卻是在裴府里受了委屈的話,皇兄怕是會更加不高興呢!
  
      本宮自己倒是無所謂,不過,若是皇兄看不過去,執意要怪罪于裴府,可別怪本宮沒有提前提醒婆母啊……”
  
      老太太心頭一凜,忙道
  
      “老身萬萬不敢慢待了長公主殿下!”
  
      舞陽長公主點點頭,站起身來,笑著道
  
      “既然婆母明白就好。剛吃了東西,有些犯困,本宮先回去歇息了,就不多叨擾婆母了。”
  
      說罷,施施然的便帶著人往外走去。
  
      裴幼敏自然也沒再待,讓人收拾了余下的飯菜,當真一并帶著走了。
  
      老太太不敢多言,忙跟了上去,親自送人出門。
  
      待目送著舞陽長公主與裴幼敏一前一后的遠去,直至再也看不到對方的身影時,老太太才敢放下笑臉,狠狠的‘呸’了一聲。
  
      “什么東西!不過就是仗著出身好,才敢在老身面前作威作福,若是沒有圣上做靠山,看老身折磨不死你!”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