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天阿降臨 > 第48章 不一樣的過程

  楚君歸連續重啟幾次,戰場掃描儀投影都無法正常工作,投射出的就是一堆堆雜亂線條。眼見掃描儀機體外殼越來越熱,楚君歸不得不把它關閉。
  作為試驗體,楚君歸充分感知到了那片電磁爆炸的恐怖威力,要不是他基本都是生物組織,光是這一發干擾彈就能讓他當場癱瘓。估計戰場上其他人的掃描儀都已當場燒毀。
  失去偵察手段,就只能硬碰硬的戰斗了。楚君歸當然不會畏懼戰車戰,于是搬開墊腳的石塊,跳上戰車,帶領著一大堆各式各樣的輔助戰車沖向戰場。
  剛剛繞過戰場中央的低丘,楚君歸就迎頭撞上了敵方一支戰車部隊,瞬間混戰在一處。對手的想法和楚君歸一樣,都是想要先消滅對方的裝甲機動力量,然后再支援本方戰術步兵搶占高地上的關鍵建筑。
  戰車混戰一向是楚君歸的強項,編譯度超過30%的戰車戰術,不光有完整的主戰戰車單車戰術,還增加了部分與其它戰車或輔助車輛配合的內容。在加載位十分緊張的情況下,楚君歸就取其精華、棄其糟粕,專門研究怎么拿其它車輛當掩體和盾牌的部分。
  戰斗一開始,楚君歸就連續開火,迅速擊毀了對方三輛主戰戰車。
  過程似乎和以往考核沒有什么不同,但楚君歸就是覺得哪里不對。他想了想,放過從準星前開過的一輛戰車,冒險打開艙蓋,探出了頭,向周圍掃了一眼。
  這一眼,就將戰場上所有目標都標記出來,無論敵我運動軌跡,都盡收眼底。
  戰場上,一輛攻方戰車正以中規中矩的操作,一炮將一輛藍軍戰車打癱,然后一邊前進,一邊炮口旋轉,似有意似無意地指向楚君歸。
  “抓到你了。”戰車內,林兮輕聲自語,準星指向了楚君歸的戰車。
  這時楚君歸縮回炮塔,駕著戰車一個急旋,就繞到了已方一輛戰車之后。
  “嗯?”林兮剛想開炮,就發現準星里換成了另一輛藍軍戰車。
  一如既往的陰險、狡猾和無恥!林兮得出了結論,她用力砸下開火開關,一炮將楚君歸的掩體擊毀。
  楚君歸頭腦中正在分析剛剛看到了戰場全景,并且將幾輛異動的戰車都標注出來。雖然戰場掃描儀已經不能用了,但是他的雙眼就相當于微型的掃描儀。
  激戰仍在繼續,一輛輛戰車不斷損毀。哪怕是被擊毀的戰車,也依舊在戰場上發揮著作用。它們是天生的障礙物,把戰場變得無比復雜。
  在真正的戰場上,戰車損毀后就是天然掩體,參商學院考核力求貼近實戰,因此也不會中途撤走被擊毀的戰車。
  此刻所有通訊全都被干擾壓制,無論哪一方都得孤軍奮戰。但裝甲步兵是成班來的,相互間配合已久,因此在混戰中應該占據優勢。
  楚君歸又是一炮,將一輛反坦克殲擊車送出局,眼前突然沖出一輛戰車,車頂竟是醒目的猩紅標記!
  紅名戰車?楚君歸立刻警惕。
  在激烈戰斗中,楚君歸的被動模塊會自動分析所有收集到的資訊,同時根據對自身威脅程度大小添加標記。隨著收集資訊的完善,標記也會越來越準確。這輛紅名戰車,就是系統根據過往戰績以及它的戰術動作,判斷為有擊毀楚君歸可能的對手。
  在33號訓練場戰斗至今,楚君歸還從來沒有看到過一個黃名對手,更不用說紅名了。在這輛戰車之后,又有兩輛戰車呼嘯而過,赫然都頂著黃名,而且黃色程度還在不斷加深,有向紅色轉移的趨勢。
  一場考核而已,怎么會突然出現這么多厲害家伙?
  “他們這是想要讓我業績不合格,丟掉這份工作啊!”楚君歸剎那間掌握到了真相。
  這種要與命運抗爭的感覺,瞬間讓少年充滿了斗志。他一腳加速,戰車如離弦之箭,往前一沖,緊緊咬上了一輛黃名戰車的屁股。
  那輛戰車并沒有覺察到危險,還在以不變的速度向前行進。楚君歸突然有種奇怪感覺,這輛戰車實在是太大意了,連個戰術機動都不做。這樣的誘餌,未免太明顯了吧?而且,他們難道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對付誘餌的?
  楚君歸的戰車突然加速,然后一個急轉,一側履帶就壓上了一塊石頭,頓時車身一側高高揚起,幾乎側立前進。
  在轉彎之前,楚君歸就是一炮轟出,轟在前方戰車側方。
  與此同時,一發炮火呼嘯而來,貼著楚君歸戰車底盤掠過,也轟在前方戰車車尾。要不是楚君歸將戰車揚起,這一炮就是打在他的戰車上。
  那輛紅名戰車不知何時繞到了楚君歸的身后,打出了極為陰險的一炮,沒想到還是被躲過。
  “陰險!”楚君歸出了一身冷汗。剛剛要不是感覺不對,來了一個楚氏戰車規避動作,搞不好自己的第一次就交待在這里了。
  戰車龐大的車體回位,重重拍在地上,然后一個急轉,在地面飄移了一小段,繞過前方被擊毀的黃名戰車,倏忽遠去。
  后方戰車中,林兮哼了一聲,從黃名戰車右側繞過,疾追下去。路上似是為了泄憤,她連發數炮,將好幾輛藍軍車輛打成了障礙物。現在她終于不再掩飾,死盯楚君歸,銜尾疾追。
  楚君歸忽然感覺戰場上活動的戰車似乎越來越少了,百忙之中調出戰場數據,視野中藍軍戰車代號正以驚人的速度在變暗。
  “不妙。”楚君歸心中一動,一腳急剎,整個戰車橫向飄移,揚起大片煙塵,然后撞上了一輛被擊毀的戰車,并排停下。
  戰車就此不動,因為相鄰戰車的激光柱離得極近,乍一看去,還以為楚君歸的戰車也被擊毀。
  楚君歸剛剛停好,紅名戰車就從面前呼嘯而過,他立刻就是一炮!
  然而紅名戰車如有神助,驟然又是一個急轉向,楚君歸從擊發,到機械運動,再到炮彈出膛這短短時間,居然就打偏了。
  “陰險!!”戰車內,林兮開始咬牙。她沒想到對手居然還會裝死。
  她拿出一副護目鏡戴上,開啟掃描模式。在她視野中,一切目標均被追蹤標記,再也無人能夠在她面前裝死。而且哪怕有危險目標繞到了視野死角,也能根據它最后一刻的各種數據,繼續追蹤標記一段時間。
  似是為了泄憤,她又干掉了幾輛藍軍戰車,每車平均賞賜五炮。
  轉眼之間,戰場上就只剩下寥寥戰車還在彼此追逐廝殺。攻守雙方上百輛各種類型的戰車都已變成了戰場垃圾。
  一名裝甲步兵實在氣悶,冒著危險打開艙蓋,探出半個身體。像他一樣的學員越來越多。現在通訊徹底中斷,悶在戰車里的感覺就像舊時代手機沒網還被關小黑屋,實在無法忍受。
  于是一個個腦袋如雨后在蘑菇,從戰車里冒出來,四下張望。
  戰場中央,兩輛戰車有如幽靈般,神出鬼沒,卻偏偏不離彼此,纏繞廝殺,距離近得有時甚至都會擦到一起。哪怕在這么近的距離上,他們都能抓到機會鎖定開炮,也總有辦法閃避炮擊。甚至兩輛戰車借助地形和周圍障礙物,能夠做出側移、跳躍、滑飛等等不可思議的機動。重型戰車在他們手上,都玩出了全地形車的感覺。
  另一輛戰車則在外圍打轉,想要加入戰團,卻總是找不到機會。
  一些人忽然發現,存活的竟不止三輛,在戰場邊緣,一輛炮車忽然動了,一點一點向戰場邊緣蠕動,顯然在祈禱沒人能夠看到他。
  忽然鏗鏘聲起,雙方的戰斗機甲和乘車步兵閃亮登場,沒人理會中間還在廝殺的戰車,直接向山頂的關鍵建筑撲去。
  無論攻方還是藍軍的裝甲步兵見了,都是雙眼通紅,一通粗口。
  這可是33號訓練場,主力殺得兩敗俱傷,然后讓一群輔助撿了便宜?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