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天阿降臨 > 第140章 劫持

第140章 劫持

    林兮看著窗外,平靜地說:“當他擋在我前面的時候,準備放棄左手的時候,有想過酬勞嗎?”
  
      “如果沒有,那為什么我們要考慮價值,在這個時候?”
  
      四號顯得有些焦急,說:“小姐。”
  
      林兮嘆了口氣,說:“讓我一個人安靜一下,我需要好好想想,究竟是我們錯了,還是這個世界錯了。”
  
      四號沉默片刻,說:“我在受訓成為天璣衛的那一刻起,一切就只從主人的利益出發。現在也是一樣。”
  
      “我知道了。”
  
      四號離開,林兮站在窗前,一動不動,宛如雕像。
  
      城市里,孟江湖指揮一眾藍旗軍戰士將炮車開上高臺,停在掩體中。三名冬狩小隊成員將輪流值守,負責炮車。不遠處另一臺炮車已經落位,秦奕正在檢查炮車的每一處零件和細節。
  
      有了這兩臺炮車,至少就擁有對重炮的快速反擊能力,不會再讓對手轟出第二輪炮彈。
  
      此刻正是中午,但天陰得仿若黃昏,狂風呼嘯,雖然沒有下雨,但是空氣中已有刺骨的寒意。
  
      旁邊的工廠中機器轟鳴,大量礦石經過道道工序,混合在一起。熔爐已經損毀,不過精選過的礦物送入精煉機中,片刻功夫就會變成根根金屬材料棒。
  
      現在三臺大型精煉機一字排開,源源不斷地生產材料。而第四臺精煉機很快就會組裝完畢。三臺大型精煉機每天都能處理十噸礦石,出產數噸金屬和廢料。而廢料稍經加工,就是上好的建筑材料。
  
      至于能源,天空中無窮無盡的閃電就是最好的能源。李若白以鉛酸等物質為原料,大量構建了能量矩陣。雖然矩陣能夠儲存的電力有限,同時很快就會釋放一空,但用來驅動大型精煉機卻是再合適不過。
  
      李若白只是需要一個能夠緩沖并短暫存儲電能的裝置而已,還沒等儲能矩陣電力放光,又會有一道新的閃電落下。
  
      在颶風季的支撐下,所有的制造機和精煉機都全面開工,城市的工業生產能力正在迅速提升。
  
      一輛載重卡車駛入工廠。它將被加裝裝甲,從而變成移動的火力堡壘。
  
      這只是眾多等待改造的卡車之一。楚君歸之前提出以裝甲和火力應對豹型戰士的建議,正中改造戰士的軟肋。當日的戰斗更是表明,不管豹型、茜拉、鏈鋸,還是別的什么東西,再怎么發揮,在楚君歸眼中都是慢動作。只要保護好楚君歸,這些戰士來多少都是屠殺。
  
      只是孟江湖臉上總是籠罩陰云。
  
      卡車的裝甲只能提供有限保護,不能夠支撐太久。沒有楚君歸的高速殺戮,其他戰士難以在豹型戰士接近前造成足夠的殺傷。而一旦被豹型近身,那就是一邊倒的殺戮。
  
      這些生體改造戰士對輻射有著異常高的抗性,特殊殺傷彈也難以奈何他們。所以失去楚君歸這個支點,種種戰術就都失去了意義,哪怕是孟江湖,也找不到可以彌補雙方巨大實力差距的方法。
  
      這時通訊頻道里忽然亮起一個緊急通訊請求,孟江湖點了接通,里面就響起一個惶急的聲音:“將軍,楚君歸不見了!”
  
      “什么?”孟江湖沒有驚慌,立刻檢索這段時間的所有監控畫面。一分鐘后,檢索結束,楚君歸的失蹤時間被確定為半小時之前。一名少年憑空在醫療室中出現,抱起楚君歸,然后憑空消失。
  
      孟江湖臉色難看,調出工作任務的進度表看了看。生產反光學隱身的偵測系統已在日程表上,現在應該已經造好并且布置完畢。然而這項工作進度卻嚴重拖后,因為負責建造的是李若白和林兮。
  
      這兩位最近正在鬧矛盾,人盡皆知,也無人敢催他們。沒想到就出了意外。
  
      孟江湖收了個人終端,迅速趕往醫療室,一路上他反復回想醫療室周圍的結構,卻發現撤退通道實在太多,沒有辦法預測對方的撤退路線,而且他也沒有那么多人手去分散尋找。
  
      醫療室里,李若白、林兮和四號都已經到了。看著空蕩蕩的病床,每個人臉色都不好看。
  
      最后還是孟江湖開口:“好消息是,君歸應該還活著。”
  
      林兮和李若白臉色這才好看了些。
  
      林兮伸手輕輕撫過病床,說:“我們能夠出動的機動部隊有多少?彈藥補充完成了嗎?”
  
      “在保證三天補給和足夠機動性的前提下,可以出動十臺車和三百人。”
  
      “太少了,對方至少還有一千多的豹型戰士。”四號說。
  
      “三百夠了。李若白,想辦法找出他們的方向。”林兮道。
  
      李若白苦笑,“我盡力。”
  
      林兮也知道最多也只能是大致方向,能否及時把楚君歸救出來,只能靠運氣。
  
      孟江湖說:“我現在就去做動員準備。”
  
      沒有人說要出城搜索,這種天氣下無人機也飛不遠,小部隊出城搜索只能是給對手送菜。
  
      失去了楚君歸之后,眾人才真正體會到他在戰場上意味著什么。
  
      在意識黑域中,他再次醒來,看著周圍的黑暗,他知道,自己又回來了。他起身,突然看到了一點微弱的光芒。
  
      難道又是他?試驗體想著,走向光芒,于是又看到了微弱光柱下的小男孩。男孩依舊雙手抱膝,蜷成一團,看不清面容。
  
      “你是誰?”他試著問。
  
      小男孩沒有反應。
  
      “你有名字嗎?”他又問。
  
      小男孩依舊沒有動靜。
  
      他正想再問,忽然間黑暗破碎,他的意識被迅速拉回原點,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光芒越來越遠,被黑暗吞沒。
  
      楚君歸逐漸醒來,第一感覺就是身體在微微顛簸,并且迅速移動。他沒有睜眼,憑著感覺,就知道自己被人背在背上,正在高速奔跑。
  
      正常人類跑不出這種速度,而斗宿戰甲的震動特征又不是這樣。楚君歸迅速得出判斷:背著他的應該是一個改造體,而且實力還在鏈鋸之上。至少從他爆發出的力量與速度來看,能量輸出要高出鏈鋸一個等級。
  
      震波不斷將周圍勾勒出來,他們正在森林中疾行,而且時速超過了八十公里!背著楚君歸的人動作如行云流水,自然而然地就避過了所有障礙物,遇到難以通過的地形就是一躍而過。
  
      楚君歸已經確定了這個人的身份,就是那號稱有不死之身的少年。
  
      楚君歸一動不動,實際上悄悄開始自檢。片刻后自檢得出結論,他身體機能大幅受損,背部傷勢只恢復了10%左右,許多部位要完全生長出新的肌體才能恢復。
  
      整體而言,他的戰力損失近半。
  
      這也夠了。楚君歸回想和少年的戰斗過程,得出結論。
  
      楚君歸忽然伸手,拉住一根擦身而過的粗枝!
  
      高速奔行中的少年驟然一頓,脖頸被楚君歸勒住,整個人都翻到了空中。喀嚓一聲,粗枝經不住這般大力,徹底斷裂。
  
      楚君歸借勢將少年掄了起來,重重砸在地上。
  
      少年一個翻身,從地上彈起,穩穩落下,拔出短刀,如野獸般盯著楚君歸,說:“你醒了?”
  
      “這是哪里?”楚君歸看看周圍,全然是陌生環境,顯然從來沒有來過。
  
      此刻周圍漆黑一片,少年的雙眼透著淡淡綠色瑩光,看來黑暗環境對他無效。而楚君歸依靠感知震波和聲波,不用睜眼也能行動自如。
  
      少年忽然撲上來,揮刀就刺。但這一次楚君歸不會再讓他得手,側身一讓,順手一推,就讓少年再度砸進地面。楚君歸順勢舉起左手,霰彈槍卻發出空膛的聲音。他這才想起帶有干擾輻射的霰彈就只有五發,上次戰斗中已經都用掉了。楚君歸再往身后一摸,手槍也不在那里。
  
      少年又翻身躍起,盯著楚君歸,喉嚨中發出如野獸般的嗚嗚威脅聲。
  
      楚君歸活動了一下身體,向少年走近一步。少年如同被刺激到的野獸,頭發都豎起來了,卻下意識地后退一步。
  
      “你……看得見我?”少年忽然問。
  
      “當然。”
  
      “不……可能。”
  
      “要不要來試試?”楚君歸向少年勾了勾手。
  
      少年一聲咆哮,凌空飛撲,又與楚君歸擦身而過,而且改變了方向,迎頭撞上一棵大樹,頓時頭暈眼花。大樹竟被撞得歪向一邊,而少年也是站立不穩,退了幾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掙扎爬起,又搖晃了好幾下,這才站穩。他揮刀想要恐嚇對手,卻發現自己的刀不知何時已經到了楚君歸手里。
  
      楚君歸將短刀隨手拋下,又向少年走去。
  
      少年不斷后退,威脅道:“我是不死之身,你殺不了我。”
  
      “我可以扭斷你的頸骨,打斷你的四肢,然后再看能不能殺得了你。”
  
      少年后背突然撞上了一棵樹,他這才意識到自己一直在后退。羞憤之下,他一聲咆哮:“我和你拼了!”
  
      “來。”楚君歸招了招手。
  
      少年的近戰格斗技術其實頗為粗糙,比李若白都差了點意思。打過這么多次,楚君歸已經對此有準確的評估衡量。在他看來,少年的近身格斗版本最多也就是4.0的程度。哪怕楚君歸現在只剩下一半戰力,也完全能夠壓制住他。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