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天阿降臨 > 第68章 追擊

第68章 追擊

突翼獸群在逃跑?
  
  剎那之間,林兮的警惕性已經開到了最大。
  
  構成獸潮的幾種戰獸之間基本不會發生沖突,信使和巨犀獸之間甚至有了簡單的語言交流,雖然它們用的是聯邦語和盛唐語,也不知道是從哪學來的。
  
  按照過往經驗,當出現突翼獸時,獸潮規模應已相當龐大,總量可能逼近千頭。這樣龐大的獸潮會被擊潰,讓悍勇的突翼獸也落荒而逃?
  
  林兮沒有慌亂,而是調整視野焦距,拉近觀察。這一次就能看出好幾頭突翼獸都是身上帶傷,有的傷口肉都翻在外面,但還是在拼命飛行,不肯落地休息。
  
  林兮也是行家,只看了一眼傷口,就大致有所猜測,再和其它幾頭突翼獸傷口作對比,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君歸,它們身上是槍傷!應該是聯邦那些人干的。”
  
  “看來沒錯了,聯邦那邊人類不少,火力也很猛。而且看突翼獸群逃路的距離和方向,他們離我們應該不遠了。”
  
  林兮默默計算了一下,說:“我們或許還有兩個小時。穩妥起見,還是預留一個小時比較好。”
  
  楚君歸將視野調回正常,從車頂跳了下來,說:“一個小時也差不多夠了。收拾東西,去下一個基地吧。”
  
  林兮看了一眼周圍,嘆道:“這里就這么放棄了,真是有些可惜。”
  
  “沒事,我們的地平線2會造得更好!”
  
  “地平線2……”林兮也被他弄得笑了,情緒莫名的高漲。
  
  兩人切斷了空閑設備的電源,將這些設備一一搬上拖車。有些設備還在工作,楚君歸就等它們完成了當前的流程,再行收拾。
  
  林兮將七臺檢測儀全都搬上了車,然后向周圍看看,還搬了幾段木料到拖車上。
  
  楚君歸不得不說:“這顆行星上雙葉樹挺多的。”
  
  林兮將木料靠著支架安放,層層疊高,變成一道木墻,然后說:“暫時替代一下裝甲板。”
  
  “也不錯。”
  
  40分鐘后,地平線基地已經拆得七七八八,只剩下一些地基和埋在地下的線路。這些東西不值什么錢,林兮也就懶得收拾。不過她心中暗暗有了計較,下個基地肯定不會先搞這些東西了。地下線路耗時耗力,最大的好處不過是整潔和好看。
  
  楚君歸已經清點完武器和彈藥,順手發了一份清單給林兮。
  
  目前兩人擁有的武器彈藥主要包括‘機械鍵盤’大威力自動步槍一支,備彈120發。異星版狙擊槍一支,進階彈藥備彈200發,普通彈藥300發。異星版機槍2支,備彈3000發,進階彈藥400發。
  
  最后則是老式手槍以及6發裂變彈。
  
  林兮跳上移動基地,操縱著基地緩緩起步,選擇了與突翼獸群飛行方向垂直的路線。突翼獸群的后方很可能是聯邦軍團,而它們逃去的方向上多半會有獸潮,所以兩人就只剩下不多的選擇。
  
  楚君歸將突翼獸群的飛行路線標注在地圖上,皺眉道:“這群突翼獸是從我們第一個基地方向過來的。按照它們的飛行速度,發生戰斗的地方或許和足印不到一百公里。也就是說,我們的行蹤很可能已經暴露了。”
  
  林兮沉吟片刻,說:“不一定是壞事。他們如果發現了足印基地,就會知道我們的登陸艦墜毀了。也就是說,我們一開始什么都沒有。所以他們對我們的真正實力一定會有誤判。”
  
  說到這里,林兮白了楚君歸一眼,咬牙道:“又不是每個人都像你一樣變態。”
  
  楚君歸總覺得這句話另有所指,卻沒有證據。
  
  領航號緩緩開動,駛向原野深處。三臺動力爐已經是全功率輸出,確保這臺龐然大物能夠克服種種地型阻礙。
  
  200公里外,聯邦的裝甲戰車隊正滾滾而來。它們呈戰斗搜索隊形前進,而不是便于快速行軍的一字隊型。
  
  神秘人坐在打頭戰車的車頂,無論飛駛的戰車如何顛簸,他都穩穩坐在上面,紋絲不動。
  
  在他手邊放著一支巨大的狙擊步槍,槍身通體都是亮銀色,足夠酷炫,但是過于醒目,難以隱蔽,在四號行星就更是如此。
  
  許多戰車上都沾染了戰獸的血肉,有幾輛戰車上甚至還釘著棘刺。這些棘刺插得太深,都快要洞穿裝甲,一時半會拔不出來。
  
  此刻戰車的數量比剛出發時少了整整三分之一,看來追蹤的過程并不是一帆風順。
  
  神秘人胸口的一朵玫瑰胸針忽然閃爍,他按了一下,帶著些慵懶地說:“講。”
  
  胸針中傳出一個聲音:“大人,基地已經傳來了消息,目前正在遭遇一股新的獸潮攻擊,暫時沒有力量對我們進行大規模的增援。根據已有情報評估,我們正在追擊的代理人已經確認是初級代理人,加入特別行動處不超過一年。通過現場掃描數據,可以確認他們的登陸艦完全墜毀,依靠的只是救生艙物資。綜合評估結果,兩位將軍均認為以我們目前的戰力完全可以壓制對手。所以兩位將軍的命令是,至少要有一個活口。”
  
  神秘人懶懶地道,“我盡力。不過他們一定要自殺的話,我就無法保證了。”
  
  “將軍的命令是,至少要有一個活口。”這一次特別強調了命令和至少兩個詞。
  
  神秘人物不耐煩地說:“我難道聽不懂聯邦語嗎?”
  
  對面沉默了一下,然后說:“大人,作為私人建議,我想提醒您一下,兩位將軍,特別是約瑟夫將軍所理解的活口,很可能跟您的理解有本質不同。”
  
  “那又怎樣?”神秘人冷笑。
  
  “……這只是私人建議。”通訊頻道切斷了。
  
  神秘人哼了一聲,自語道:“約瑟夫?我會怕他?”
  
  然而過了片刻,他忽然重重砸了一下戰車車頂。
  
  戰車頂蓋打開,從里面鉆出一個軍官,問:“大人有何吩咐?”
  
  神秘人有些尷尬,隨口道:“沒事。”
  
  軍官剛想返回,神秘人又叫住了他:“等等!傳令下去,一會發現目標后,沒有我的命令,一律不許動用主炮。”
  
  “您要……”
  
  “老子要單挑!怎么,你有意見?”
  
  “不敢,不敢!我只是明確一下任務。”軍官趕緊躲進戰車,把頂蓋扣牢。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