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斗破之最強名師系統 > 351 君落羽的懇求

351 君落羽的懇求

哪位圣皇麾下?
  
  銀花姥姥口中的圣皇,并非仙妖魔界的存在,而是神界初開便傳承下來的王者:八大圣皇!他們幾乎代表了神界最為巔峰的力量、權勢,乃是真正的天潢貴胄!
  
  銀花姥姥便是來自八大圣皇家族之一姜家!
  
  “我并非神界之人。”
  
  陳七夜微抬眼眸,然后搖搖頭道:“想必你是為了姜妍而來,放心,我對你們姜家沒什么惡意……”
  
  陳七夜此言一出,銀花姥姥陡然身軀一震,瞳孔驟然放大,神色瞬間凝重起來,她目光所及之處,前方白衣長袍立于云海,身上沒有透徹出一絲氣機,境界更如同深淵浩海,無從所尋。
  
  這般人物,顯然不是所謂修習了什么隱匿境界的功法。
  
  而是真正的深不可測!
  
  “白衣仙帝既然不是神界之人,又怎么能知道老身的來路呢?”
  
  銀花姥姥略作沉吟問道,神識已是透過半空直接滲入葉家古樓中,知道姜妍毫無危險后,她才真正松了口氣道:“小姐已離家多日,不知老身可否帶小姐離開?”
  
  短促接觸后,銀花姥姥竟是以一種請求的口吻詢問,此話若是傳了出去,必然要震驚整個仙妖魔界!
  
  這個被諸多巨頭視為九級仙帝,甚至是渡過神劫的銀花姥姥,竟然面對剛剛崛起的白衣仙帝如此低聲下氣,其中修為對比,不言而喻。
  
  只是,兩人在云海之中對話,即便是敖無名這般存在,也無法窺探。
  
  “本想告之白衣仙帝,禹皇等人想要對白衣仙帝下手,現在看來,無疑是老身多心了……”銀花姥姥微微欠身,倒是禮貌非常。
  
  “我說了,我對姜家沒有什么惡意,你隨意便是。”
  
  陳七夜淡淡吐音,衣袖輕擺,便已轉身。
  
  他之所以步上云海,是因為對天地靈氣波動的感觸,但沒有動用神念的情況下,并不能確認來人是誰,故才有此一行。
  
  步履之間,他忽的一頓,想了想后,補了一句道:“秦羽是我為數不多的朋友!”
  
  話鋒道完時,已不見了蹤影。
  
  “沒有任何波動,完全沒有波動!”
  
  銀花姥姥目光凝注著陳七夜消失的方向,她能清晰感應到周圍空間沒有任何變化,甚至一切都好像平靜的湖面,而陳七夜就像落入湖面的石子,石子是落入了,但湖面依舊無漾。
  
  “至少……是神王級別的存在!”
  
  銀花姥姥的到來,主要還是為了姜妍,帶來的消息對于陳七夜而言沒有太大意義。
  
  大殿之上的離別,陳七夜并不感興趣。
  
  他的身影在斗轉間來到云海廣場的南邊,習慣性倚在一顆萬年古松下,至于禹皇等人有什么謀算,在絕對實力面前,根本就不值一提。
  
  唯一讓他疑惑的是靈魂之中的桎梏,天帝境是首要目標!
  
  天帝境一成,哪怕是道神殺來,陳七夜也自信憑借起源劍之威,能夠照殺不誤。只有這樣才算得上真正邁入了宇宙寰宇的巔峰
  
  之后,他雙眸開合之間,靈魂之中的桎梏絲絲調動,就好像鐵杵磨成針般,一點一滴在消磨著,雖然幅度非常微小,但不斷改變的命運因果堅定不移動消耗。
  
  他清楚,這個桎梏不會太久,哪怕秦羽的死局仍舊沒有改變,他也能在不久之后強行打破桎梏,邁入天帝境!
  
  ‘嗖!’
  
  終于,姜妍還是隨著銀花姥姥離開了。
  
  陳七夜微微抬眸看去,就見得君落羽拖著蹣跚的幾步緩緩走出,他一身酒氣未散,目光去送著那抹倩影劃破長空,消失在云海深處。
  
  隨即,就見他身形移動,快速來到陳七夜這邊,幾乎沒有任何緩沖,登時響起‘啪嗒’的聲音。
  
  堂堂天才仙帝竟然毫無顧忌就跪了下去,額頭狠狠砸在青磚石板上!沒有動用任何修為的情況,用額頭在堅硬如法器的青磚石板上砸出一米直徑的蜘蛛網狀裂痕。
  
  “陳前輩……落羽知道這個請求有點過分,但……”君落羽話音稍有頓挫,又是一頭扎了下去,似乎沒有將額頭滲出鮮血來就無法將請求傾述出來般。
  
  只是,他的肩膀上,多了一指如玉般的手掌,不論如何,君落羽都無法在磕頭。而遠端的大殿,已有了幾個身影,其中便有敖無名、秦羽與死而復生的柳寒舒……
  
  “不用如此,我知道你的意思。”
  
  陳七夜單手托起了君落羽,這個名揚仙界的天才仙帝有著一個摯愛的女人,那便是死在魔帝血衣手上的‘阿嬌’……而這魔帝血衣正是血魔帝雪天涯的兒子!
  
  君落羽聞言,莫名心頭一喜,緩起身子后,目光看向陳七夜,卻見他微微搖頭。
  
  就在剛才,柳寒舒與秦羽再度相逢,再一次刷新了他們的想象,陳七夜竟然能夠逆轉天地間的規則秩序,將死去的人復活,這般手段,莫說是仙妖魔界,哪怕在神界也是聞所未聞的!
  
  不過,沖擊最大的還是君落羽,‘阿嬌’的隕落早已成了他的心魔,這也是為什么他會在藍火云樓不斷襲殺血魔帝麾下強者的緣故。
  
  但,柳寒舒的復活,無疑讓他在絕望之中找到一點星光,哪怕渺茫不真實也好,君落羽便是義無反顧的跪倒在陳七夜面前,即便要拿自己的性命來交換,他也在所不辭!
  
  同樣的,姜妍也是明白其中緣由,即便不舍君落羽,卻依舊選擇隨銀花姥姥返回神界!
  
  她這一去,或將此生便與君落羽永別了。
  
  “我復活不了你的愛人……”
  
  陳七夜淡淡的開口,目光所及之處,就見君落羽的神情僵化在臉上,霎時的白了幾分,哪怕已是三級仙帝的他,聽來這一句話,也止不住身體的顫抖。
  
  “陳大哥……”這時,秦羽上前喊了一句。
  
  就見陳七夜擺了擺手,而后轉過身子,目光眺去云海深處道:“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也沒辦法……涉及了輪回的,有一雙無形的手掌控了一切,即便是現在的我,也沒有能力去打破這些!”
  
  陳七夜輕輕嘆了口氣:“珍惜眼前人吧!”
  
  聲音傳出,敖無名直接別過了臉,秦羽也是張口默然,姜妍對君落羽如何,大家都是有目共睹,非要說緣由,恐怕也就是一個先來后到的問題罷了。
  
  “我明白了。”
  
  片刻后,君落羽苦澀而笑,仍朝著陳七夜深深鞠躬,已是多年前的殤了,相對君落羽而言,不算是再度打擊,只是升起的一絲希望破滅罷了。
  
  陳七夜再次回眸時,見得頹廢如喪的君落羽,不由補了一句:“或許將來有一天,我能走到那個境界,你再來找我便是……”百镀一下“斗破之最強名師系統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a8娱乐城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