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無憂 > 貧僧很牛 > 第二百五十八章 呂品品

第二百五十八章 呂品品

九戒隨意揮了揮手中的黑色牌子,那壯漢立刻閉了嘴,知道對方是去買東西的修士。
  
  九戒三人找了好一會兒,穿過熙熙攘攘的人群,終于在巨大的一樓大廳的一個角落找到了上二樓的樓梯。
  
  樓梯處站著一男一女兩個接待人員,在檢查過九戒三人的黑色牌子后,便微笑著請三人上樓了。
  
  三人剛剛來到二樓,一位身穿黑色高領制服的年輕女子便小跑著來到九戒三人面前,微笑著鞠躬道:“尊貴的客人你們好,我是秘寶樓五品執事呂品品,請問有什么需要我服務的嗎?”
  
  九戒打量了一眼呂品品身上的衣服,和常見的女士衣服不同,竟然是十分貼身的北域服裝,中間是一排扣子,褲子也是筆挺的皮褲,呂品品的左肩上有著一頂小小的草帽標志,代表她是秘寶樓的五品執事,若是草帽標志數量為五頂,則代表著秘寶樓最高的一品執事。
  
  九戒點頭道:“我想要買煉丹爐和煉器爐,請問這里有嗎?”
  
  呂品品熱情的微笑道:“原來是煉丹師大人,有的哦,秘寶樓內只要是能夠買賣的東西,這里都有,不知道大人需要什么品質的煉丹爐和煉器爐。”
  
  “我們秘寶樓二樓至四樓出售一至五品的煉丹爐以及煉器爐,五樓出售六至八品煉丹爐和煉器爐,六樓出售頂級煉丹爐和煉器爐。”
  
  “另外根據大人的煉丹品級,我們秘寶樓還會提供一定程度的優惠和折扣哦。”
  
  呂品品一口氣說了一大堆,說完后拍了拍胸脯,一臉期待的看著九戒。
  
  九戒聽完呂品品的介紹,沉吟了一會兒,說道:“帶我去六樓吧,我想買頂級的煉丹爐和煉器爐。”
  
  “這個……”呂品品為難道:“六樓需要煉丹師和煉器師的品級認證,不超過六品的煉丹師和煉器師無法上去。”
  
  呂品品不覺得九戒可能是六品煉丹師或者煉器師,要知秘寶樓在皇域外各地鎮樓的煉丹師和煉器師最高也才六品,一些地方甚至只派了一品的煉丹師和煉器師。
  
  “這樣啊……”九戒看著呂品品問道:“你們這里有鑒定煉丹師和煉器師品級的地方嗎?”
  
  “有的。”呂品品點頭道:“任何客人都可以在秘寶樓測定煉丹師和煉器師等級,測定成功后,秘寶樓也會發放標志性的認證服飾和手牌,并且會記錄在案,所有秘寶樓同步。”
  
  “對了,參加如今音華城的丹器大會就需要我們秘寶樓的認證手牌。”呂品品補充道。
  
  “這么說,我還真來對了。”九戒笑道,他明天還真需要去參加丹器大會呢,看來還得先弄到秘寶樓的認證手牌才行。
  
  “請先帶我去測定品級吧。”九戒說道。
  
  “好的,請問大人是煉丹師還是煉器師?我會為你請來相應的測定人員。”呂品品問道。
  
  “額,我兩樣都是,可以都測定嗎?”九戒說道。
  
  “你兩樣都會?”呂品品愣了愣,驚訝的說道。
  
  有煉器和煉丹天賦的人少,同時有兩種天賦的更少。
  
  “很奇怪嗎?”九戒笑道。
  
  “哦哦,沒有,我馬上為你準備測試,請隨我先到休息區等候。”呂品品反應過來搖搖頭,臉上重新露出微笑。
  
  呂品品帶著九戒三人穿過二樓交易區,在交易區內一排排檀木柜臺上擺著各種稀奇古怪的低階飛劍、低階法寶、以及一至二品的煉丹爐和煉器爐,還有專門的丹藥區和符咒區。
  
  這些區域擠滿了煉氣境到金丹境的修士,旁邊有和呂品品一樣的執事在靜候著,廳內的修士都在低頭安靜的挑選著自己需要的物品,偶爾抬頭詢問著附近的執事一些問題,那些執事也都微笑耐心的回答,當那些修士確認購買后,柜臺內的秘寶樓人員會快速的完成交易。
  
  秘寶樓所得的收益三成歸執事,一成半歸銷售人員和接待人員,剩下的五成五,一成五用作秘寶樓日常維護的資金,四成交由樓主,樓主上交兩成給皇域總部,兩成自行分配。
  
  九戒和李焰峰、坤凡三人跟著呂品品來到交易區旁邊一處隔間,里面布置典雅,有著許多擺放整齊的桌椅,隔間內有著淡淡的清香,呂品品請九戒三人坐好,為他們倒好茶,立刻有身穿紅裙的女接待端來水果和蜜餞,呂品品則出去為九戒聯系測試的專業人員。
  
  “啊,這秘寶樓的服務真是周到。”九戒喝了一口茶,嘴里立刻泛起淡淡的甘甜和清香,笑著感慨道。
  
  “乾坤第一樓嘛。”李焰峰點頭道。
  
  “你們人類對于享受倒是比我們妖族要強的多。”坤凡說道。
  
  “話說老大,你具體的煉丹術和煉器術的品級是多少?其實多少都無所謂的,哪怕都是一品,單單你既會煉丹又會煉器就已經超越很多人了。”李焰峰說道:“那個柳長風不就是因為會的多才令人矚目的嗎?”
  
  “說了八品了,你又不信。”九戒無語道。
  
  李焰峰搖頭道:“老大你才多大啊,你要是這么年輕就八品,還不得從娘胎里就開始煉丹煉器啊。”
  
  坤凡也忍不住說道:“你們人族里八品煉丹師和八品煉器師皇域里只有不到五個,九品煉丹師和煉器師加起來更是只有兩個,你這大話也說的太大了。”
  
  “要不要打個賭?”九戒雖然知道聽起來確實有些夸張,但是這兩個家伙不相信自己還是讓他不爽,打了個響指,挑眉看著李焰峰和坤凡。
  
  “賭什么?”坤凡不喜歡說大話的人,更不喜歡說大話還強撐的人,他覺得有必要讓九戒改掉這個習慣。
  
  “賭靈石啊,如果我真是八品煉丹師和煉器師,你們一人給我八千萬靈石。”九戒說道。
  
  “如果你不是呢?”坤凡淡淡道。
  
  “我一人給你們八千萬唄,我身上幾百億靈石呢,絕對有保障。”九戒自信滿滿道。
  
  “好,我和你賭。”坤凡點頭道:“你要是輸了,以后大話就少說點,尤其是在朋友面前。”
  
  坤凡是真的知道人族的煉器師和煉丹師有多稀少,更別提八品煉器師和煉丹師了,以九戒這十六歲的年齡,即便是再天才再有天賦,也不會超過三品,就算像李焰峰說的那般從娘胎里就開始煉丹煉器也不可能。
  
  所以他斷定九戒在說大話,打這個賭只是在強撐面子。
  
  九戒看向李焰峰,李焰峰干笑兩聲,雖然他也認為九戒在吹牛,但卻不敢和坤凡一樣這么剛九戒,只是笑著說道:
  
  “我相信老大有本事,賭我就不打了,其實參加丹器大會不需要太高品級的,年輕一輩煉丹煉器品級不會太高,撐死了四品,老大測個四品就行了,不行三品兩品也是夠的,一品也足夠去娛樂一下。”
  
  九戒翻了翻白眼,知道這貨就是不相信自己。
  
  等著吧,待會兒讓你們目瞪口呆,叫你們不相信我,哼!
  
  九戒抱著手后仰靠著椅子哼著歌,慢悠悠的等著呂品品回來。
  手機站:
a8娱乐城真人游戏